环境部:汕头治污光说不练 漠视督察整改令人震惊

2018年06月25日 21:44:30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环境部:治污光说不练,程度令人震惊

  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于2018年6月5日进驻广东省,对第一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“回头看”。6月15日,督察组副组长、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赴汕头、揭阳两市就练江流域污染整治情况开展下沉督察。

  督察组现场检查各种点位16个,走访问询30余人,并听取了汕头、揭阳两市党政领导关于练江流域污染整治情况的汇报。督察发现,纳入督察整改方案的练江污染整治重点项目进度严重滞后,练江及其支流水质污染依然严重。

  一、基本情况

 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,也是汕头、揭阳两市的母亲河,发源于揭阳普宁市白坑湖水库,流经揭阳的普宁市,以及汕头的潮南和潮阳两区,在潮阳区海门湾入海,干流全长71.1公里,流域面积1353 平方公里。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近二十年来,练江流域纺织、印染、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,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,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。

  2016年11月,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将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作为督察重点,督察反馈指出:汕头、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,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,应于2015年底建成的5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、3个污泥处置中心、3座垃圾焚烧发电厂、2座垃圾填埋场无害化改造工程等无一建成,每天约62万吨生活污水直排环境。因此,广东省委对时任汕头市委书记陈茂辉等人实施了问责,练江污染整治也被纳入全省中央环保督察11个重点整改任务之一。但第一轮督察以来,当地整改工作流于形式,纳入整改方案的任务仅个别真正落地,污染问题依旧非常严重。

  二、存在的问题

  督察发现,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。2017年练江入海断面,即海门湾桥闸断面氨氮浓度为6.86毫克/升,同比上年上升33.5%,未完成广东省下达的“主要污染物指标化学需氧量、氨氮浓度同比下降10%”的目标。2018年1-5月,海门湾桥断面水质综合污染指数较2017年同期又上升8.8%,形势十分严峻。

汕头市潮阳区练北大坑水体严重黑臭

  一是水体污染触目惊心。练江流域人口467万,根据测算日产生活污水近100万吨,其中近70万吨直排环境,流域内所见水体几乎都色黑如墨。尤其是汕头市,截至目前所有乡镇均未有效处理生活污水,铜盂、谷饶2个乡镇虽然建成污水处理厂,但由于缺少配套管网,或成为“晒太阳”工程,或从沟渠抽水处理后再排入沟渠。督察组随机检查练北大坑、谷饶溪、北港河,水体均严重黑臭,而且漂浮垃圾、粪污和死鱼,特别是北港河两岸,遍布垃圾,景象十分不堪。督察人员在谷饶溪现场取样监测,溶解氧仅为0.05mg/L。

  根据监测数据,2018年1-5月练江汕头境内几条重要支流北港河、官田水、峡山大溪和中港河的COD平均浓度分别达151mg/L、226mg/L、154mg/L和325mg/L,其中中港河监测最高浓度达到527mg/L,超过地表水Ⅴ类标准12倍。

汕头市潮阳区谷饶溪色黑如墨

  二是垃圾遍地令人震惊。根据汕头、揭阳两市提供的数据,练江流域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4800吨,无害化处理量仅约2700吨,广东全省仅3个区县未完成“一县一场”(一个县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场)建设,其中两个就在练江流域。由于垃圾处理能力 严重不足,导致垃圾乱堆乱弃、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烧等问题十分突出。督察所到之处,水里、田里、岸边、路边、屋边随处可见垃圾。

  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大坑村工业废弃物随意倾倒、焚烧;铜盂镇李仙村的稻田里堆放大量生活垃圾、工业废物,甚至还有电子垃圾等危险废物;铜盂镇草尾村河涌内淤积大量生活垃圾。一些地方现场情景惨不忍睹、不忍目睹。

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河涌淤满垃圾
汕头市潮阳区农田内焚烧生活垃圾和电子废物

  三是整改任务严重滞后。广东省督察整改方案涉及练江污染整治的项目进展严重滞后,汕头市13个整改工程无一按期完成,揭阳市9个整改工程仅污泥处置中心和云落垃圾填埋场完成整改。14个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建设任务全部滞后,流域内已建成的15个污水处理项目,真正能够发挥减排效益的仅有5个。

  与2016年第一轮督察时相比,揭阳普宁市和汕头潮阳区均未新增污水处理能力;汕头潮南区虽投运3座污水处理厂,但进水COD平均浓度不到100mg/L,最低的仅为40-50 mg/L左右,基本上是“清水进清水出”。

生活污水直排,屋边沟渠粪污随处可见

  四是管理粗放乱象丛生。汕头市对垃圾随处倾倒、填埋、焚烧,以及偷倒工业废物的日常监管严重缺失,一有空地就有垃圾,水边、路边概不类外。汕头市潮阳区官田水沿岸150米的河堤曾有数百吨生活垃圾,当地为应付督察,临时覆土掩埋;普宁市占陇镇一垃圾焚烧站将炉渣、飞灰及油泥弃置河边,为应付检查,临时用沙土掩埋,性质恶劣。特别是在督察组听取汕头市委市政府汇报时,有关区县、有关部门对环境保护、督察整改、项目建设等基本情况说不清、道不明,甚至一问三不知,对中央环保督察整改工作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。

为应付督察潮阳区官田水沿岸临时掩埋生活垃圾
普宁市占陇镇小垃圾焚烧厂非法掩埋炉渣油泥

  三、失职失责

  督察感到,汕头和揭阳两市对练江污染治理的重要性、严肃性认识不足,站位不高,作风不实。尤其是汕头市各级党委、政府对练江污染问题熟视无睹,对治污工作能拖则拖。2015年广东省出台练江污染整治实施方案,并作为全省十大民生实事进行督办,但整治计划基本落空;据汕头市汇报,2014年以来,汕头市级财政投入练江整治资金仅1.58亿元,且主要用于水闸、排涝泵站等水利工程建设,特别是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后的2017年,市财政局仅投入600万元用于练江治理,经问询仅用于水利工程建设。

  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以来至2018年3月底,汕头市委很少专题研究练江治理和督察整改工作,主要领导只在督察反馈后的第4天带队现场督导1次,此后再未带队组织专题督办检查。潮阳区纺织印染中心是练江污染整治中进展最慢的项目,整改方案要求2018年印染企业全部入园,但园区至今未完成选址工作,即便如此,区委也未专题研究。

  不担当、不碰硬问题也十分突出。潮阳区纺织印染中心在建设中一遇到困难就停止推进,在建与不建上摇摆不定。谷饶镇污水处理厂2015年开始运行,但由于各种原因,至今仅建成配套干管1.14公里。河长制形同虚设,牌子立得很漂亮,但牌子之下的河道就是垃圾,现场检查练北大坑、官田水等河涌,一些基层河长对自己的职责不清楚,更未开展过有效的工作。

  针对上述问题,督察组副组长、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在听取汇报时强调,必须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,切实提高政治站位,正视问题,真抓实干,坚决扛起练江流域污染治理的政治责任,确保督察整改落地见效。根据督察要求,6月17日,汕头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决定:市有关领导、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定期到练江污染严重地方驻点督办,帮助协调解决问题;组织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逐村巡查,督办整改落实;在汕头日报、汕头电视台等设立“环境整治曝光台”,发动群众曝光环境污染问题,不断传导压力。

  督察组将根据“回头看”有关要求,进一步核实情况,查清问题,依法依规做好后续督察工作,对督察整改不作为、不担当甚至失职失责的,将依法依规查处到位。

  来源: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

余鹏飞

责编:
  • ?999040.html
  • /134418.html
  • ?ru85e.html
  • /3ezm6.html
  • /652642/5n2ik.html
  • /l7t4u/689119.html
  • ?awdt5/522352.html
  • ?682024/5go0a.html